当前位置:艺术留学>>海外生活>>工作学习>>正文

  到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读书不久,我开始到餐馆打工。先后在许多家餐馆端过盘子,当过服务生。我对餐馆调酒师魔术似的表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几种不同的酒在他手里,像有了生命,眨眼间变成色彩斑斓的鸡尾酒,别提多神奇了!

  休息的时候,我便向调酒师讨教,他们也很愿意教我。我越来越喜欢调酒师的工作。

  当调酒师必须有资格证,就像我们开车要先考驾照一样。于是,上课之余我开始到专业学校学习花式调酒,课程涵盖了与酒有关的所有知识:从酒的产地、物理特点、口感特点到制作工艺、品名、饮用方法,以及鉴定酒的质量、年份、醉酒后快捷的解酒方法等都要熟稔于心,最后才学习具体的调酒方法。

  我从超市买了许多酱油和醋,回到租住的小屋开始练习。酱油和醋的成本比酒要低,而且颜色也好分辨。

  鸡尾酒的调制真的非常简单,就是用一小勺贴着杯边,慢慢将液体倒入杯底,最先倒入的酒在最上层。

  拿到资格证后,我应聘到墨尔本一家酒吧,周六周日工作二天,其他时间继续上学。每次工作若干小时,每隔二小时休息20分钟,可以拿到300澳元的报酬,比在餐馆做服务生待遇高出许多。

  酒吧实行封闭式管理,客人凭门票进入,门票30澳元一张。进来后便不许再出去了,否则就要重新购买门票。

  老板是位三十岁左右的本地人,他对我们很好。休息时间我们可以拿任何一种酒来品尝,当然,不能喝醉无法工作。客人也会买酒给我们喝。有时,我们会跟客人一起干一杯,有时,我们会拿替代品——水,向客人致谢,然后把客人多付出的酒钱打入我们的小费计账单上。

  客人买酒,我们可以抽提成,但并不是他们喝得越多越好。客人喝醉没关系,但不能让他喝到吐酒,否则,老板要扣我们的薪水。有一次,我没控制好量,一位客人大吐特吐,伤了身体,差点起诉酒吧。为此,我被扣一天的薪水,还要赔那位客人的衣服。

  做一名合格的调酒师,除了了解当地的生活习俗,还要尊重他们不同的宗教信仰和习惯。让客人乘兴而来,尽兴而去才是最好的境界。

[浏览次数:     已有位网友评论  我要评论]